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生子  风弄  肉文  柴鸡蛋  双性

鬼之子 作者:荷风渟(中)

字体:[ ]

第六十章  古曼童
    
    沈婧昨天才去超市大采购了,家里食材还有不少。
    乌鸡、牛腩、排骨全拿出来快速解冻, 乌鸡拿来煲汤,牛腩拿来烧胡萝卜,排骨一半做糖醋,一半干煸,再炒三个蔬菜,最后烧一个胡辣汤, 再加上她给儿子可乐鸡翅,齐活。
    小鬼今天有点被冬生吓到了, 狼狈的逃回家里, 看到沈婧又给它买了好多新玩具, 玩着玩具,嗅着汽水甜滋滋的香味儿, 小鬼就把刚才的事情暂时扔到脑后去了。
    厨房里一阵阵的香味儿从门缝里钻进来, 小鬼玩着玩着, 就坐不住了。它啪嗒啪嗒跑进厨房里,看到一份份刚起锅热气腾腾的菜,馋得它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真让它吃,它其实也根本吃不了什么,但它就忍不住馋,而且也喜欢跟沈婧在一起,喜欢沈婧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。
    它其实一点都不害羞,它也想像沈婧渴望的那样,出现在她梦里,如果它能入沈婧的梦,它一定要告诉她,它一点都不想听佛经,念得它头痛。它想听歌,想听故事,想去游乐园玩儿……它还有好多话想跟沈婧说,但是沈婧身上有一层金灿灿的光,它一靠近,就被那些光刺得生疼。就算是这样,它还是很喜欢沈婧,因为记忆中除了她,再没有人对它这么好了。
    不知道忽然想起了什么,小鬼的脸色慢慢变得狰狞扭曲起来,身上开始溢出大量漆黑的怨气,房间里的温度不知不觉下降了些许。
    沈婧的手机一直放在旁边随机播放歌曲,放到喜欢的歌曲,她不由跟着轻轻哼唱起来。沈婧的长相很一般,但声音却非常的温柔清甜,明明是有点伤感的情歌,她唱出来后竟然会有一种治愈的温暖。
    一遍又一遍柔美的歌声中,小鬼身上的黑气慢慢收拢到体内,重新露出玉雪可爱的小肉脸,歌曲唱到朗朗上口的高潮部分,小家伙还能摇头晃脑的跟着唱上两句。
    鬼气森森的童音,跟温柔甜美的声音组合到一起,竟然出奇的和谐。
    冬生和梁健打车过来,他们过来的时候,正值晚高峰,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,他们到的时候,沈婧已经把菜烧好有一会儿了。
    小鬼很不喜欢外人来家里,自从知道晚上家里要来客人,小鬼就撅起了嘴巴,沈婧专门给它放动画片,它也不高兴。
    待会儿吓吓他们,看他们还敢不敢来,妈妈做的菜,它都没吃过呢,凭什么给外人吃?
    小鬼沉着小肉脸盘算着鬼主意,等沈婧打开门,看到进来的客人,小鬼一下子就傻眼了,拔腿就想跑。冬生早有准备,抛出提前画好的符纸,四张符纸精准的落在小鬼前后左右四个方向,符纸落地即燃,瞬间形是成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符咒牢笼,直接将小鬼关在了里面。
    小鬼变成怨气四溢的怪物模样,拼命撞击牢笼,它比于海燕厉害多了,当初冬生几条符咒铁链就把于海燕困得动弹不得,符咒牢笼是符咒铁链的升级版,厉害十倍都不止。寻常厉鬼被困在里面,根本动弹不了,这个小鬼不仅行动自如,还把牢笼撞得砰砰响,给它一点时间,它说不定还能破笼而出。
    沈婧直接惊呆了,完全回不过神来,梁健有些怯怕的躲在冬生身后,符咒燃尽后,他才探头探脑的问冬生:“怎么样,把它困住了吗?”
    “困住了。”冬生面无表情道。
    梁健的胆子一下子就大起来了,一个大跨步走到沈婧面前,又是生气又是担心道:“姐,你好好的干嘛养小鬼啊?你知不知道那玩意儿不能碰啊?一旦反噬会要命的!”
    沈婧一头雾水:“什么小鬼?我没有养小鬼啊。”不过,沈婧很快就想到了她儿子,心里嘎登一下,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她越过梁健死死盯着冬生道,“那是我儿子,你们没把我儿子怎么样吧?”
    “什么儿子?姐,你在胡说什么啊?”梁健有点反应不过来了。
    “那是我养的古曼童,根本就不是什么小鬼!”沈婧也急了,在她心里,儿子害羞又胆小,肯定被吓坏了。
    梁健只听说过小鬼是害人的玩意儿,从没听说过什么古曼童,冬生却听李九提起过,按照爷爷的说法,古曼童跟小鬼其实同出一源,只是南洋那边将养鬼役鬼、养鬼改命的邪术融入了当地的小乘佛法中,最早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,但如果养古曼童的人心术不正,让古曼童替他做了坏事,古曼童也会慢慢变得邪恶。
    另外,古曼童(古曼丽)本身就有正邪之分,如果是出自龙婆、白衣巫师之手,还算好的;如果请到黑衣巫师、降头师等用邪法制作的古曼童,后果不堪设想,这种邪恶的古曼童在当地又被称为‘鬼仔’,凶戾残暴,跟小鬼几乎没有区别。
    “它的确不是小鬼,但它也不是什么古曼童,它应该是藏身在古曼金身内的厉鬼。”见到了沈婧本人,冬生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小鬼会跟爷爷告诉他的不大一样。
    不过,这个小厉鬼也不是单纯的厉鬼,它应该是在被人炼化成小鬼的时候,逃掉了。所以身上会有一些小鬼的特质,也因为如此,它才可以藏身在沈婧请回家的古曼童内,享受沈婧供奉的同时躲避炼化之人的追捕。
    沈婧身上有着完全不逊于梁健的功德金光,像她这样身具大功德的人,厉鬼根本伤害不了她,甚至都无法接近她。但是她如果完成了请古曼童的仪式,变相的也是在冥冥中达成了某种契约,借由契约,差点就成为小鬼的小厉鬼附身到古曼童的金身上以后,不仅不会被驱逐,反而还会得到沈婧无意识的庇佑,形同认主,成功摆脱想要炼化它的人。
    真实身份被冬生一语道破,小厉鬼有点慌,反正也撞不开牢笼,它索性变回小娃娃模样,小肉脸整个贴到牢笼上,大声嚷嚷狡辩,“你胡说,我是天童古曼,才不是什么厉鬼,你快点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……”天天听沈婧念叨,小厉鬼多少知道点古曼童的常识。
    小孩子尖利的声音,吵人极了,冬生在虚空中化了一道噤声符咒贴到牢笼上,耳根顿时就清净了。小厉鬼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传不出去,还扯着喉咙一个劲儿的在牢笼里闹腾。
    鸱吻被它折腾了一下午,特地央求冬生带它过来看好戏,它利索的从梁健头上爬下来,甩着胖呼呼的鱼尾巴,啪嗒啪嗒跑到小鬼面前,无比嘚瑟的冲小鬼吐舌头扮鬼脸,活脱脱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。
    小鬼被它气得哟,直接放大招。
    哭,嗷嗷的哭,撕心裂肺的哭,撒泼打滚的哭。
    可惜被符咒噤了声,小鬼再怎么嚎,冬生也听不见。
    沈婧惊讶的瞪圆了眼睛,“怎么可能?宝宝一直很乖,怎么会是厉鬼?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    “姐,你先让我们进去再说呗,外面冻死了。”梁健带着冬生,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喷香的味道,他还没吃晚饭,嗅到菜香味儿,他还没说话,他的肚子就已经在鸣不平了。
    冬生的鼻子比他还要灵一点,中午在儿童之家吃的饭菜都是定量的,他压根没吃饱,下午虽然吃了不少零食垫肚子,但这会儿已经过了平常时候晚饭的饭点,刚才沈婧一打开门,他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不是想逃跑的小鬼,而是屋子里喷香的胡萝卜烧牛肉的味道。梁健的肚子一叫唤,他的肚子也跟着瞎起哄。
    沈婧听到冬生肚子咕咕叫,紧接着见他耳根子都泛起了粉色,心底警觉和排斥不由瓦解了许多,这时候她也终于注意到,这个裹得快跟表弟一样圆润的年轻人,竟然有一张好看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脸。
    沈婧感觉到自己的脸好像烧了起来,无关任何绮念,纯粹是对面那张脸的视觉冲击力太强大了。
    “姐,我们先吃饭呗,边吃边聊,我和冬崽为了救你于水火之中,马不停蹄的跑过来,肚子都饿憋了。”说着,梁健还恬不知耻的拍拍自己快‘怀胎五月’的肥肚皮。
    “对了,刚忘了介绍,姐这位超级帅哥就是我最好的兄弟,我的救命大恩人,李冬生。要不是冬崽,我的小命说不定早没了。”
    梁健早就想把冬生救自己的事儿告诉家里人了,但是他一怕家里人骂他,又怕冬生的事情太多人知道了不好,还担心家里人知道不该知道的事,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他一直憋着没说。为了让表姐相信冬生,乖乖听冬生的安排,梁健啃着骨头吃着肉,一边绘声绘色把他之前在凶宅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了沈婧。
    饭吃得差不多了,梁健的故事也讲完了,“姐,你就相信冬崽吧,冬崽说你那古曼童是厉鬼,肯定没跑。姐,好好的,你怎么想起来养这些玩意儿啊?”
    沈婧自然不可能告诉梁健,她养古曼童就是为了有人能陪她,想找到家的感觉。
    “朋友介绍的,她养古曼童是行善积德,还能给人带来好运气,我一时好奇就在她介绍的网店里请了一尊天童古曼。宝宝一直都很乖,胆子又小,我养了半年多,它也是最近两个月才开始有点回应。”沈婧虽然相信冬生有本事,但还是不太相信她的宝贝儿子是厉鬼。
    她养了宝宝这么久,宝宝从来没有伤害过她。
    “网店?姐,这玩意儿你都敢从网上买,您老不愧是我姐,比我不怕死多了。”梁健简直不敢想自家表姐会这么蠢。
    沈婧脸色一热,低声解释道:“我刚开始对古曼童不太了解,以前也不信这些,听朋友说得很有趣,就想养着玩儿而已,没考虑太多。我朋友跟那家网店的老板是熟人,她自己也在他家请了古曼童,一直养的好好的。”
    养了儿子以后,她了解了很多古曼童的知识,也有一点后怕,还怀疑过自己会不会买到假的了。但朋友跟她再三保证绝对没问题,请回古曼童以后,她曾多次联系卖家老板,对方都非常有耐心而且很专业为她解答疑问,还教了她很多养古曼童的心得,等儿子慢慢开始有回应以后,沈婧就彻底打消了疑虑。
    冬生干掉最后一块鸡肉,意犹未尽的放下碗筷,“你请回来不是什么天童古曼,古曼金身里面很可能根本就没有任何阴魂,不过既然厉鬼能够栖身,制作古曼金身的人应该是用了大量的阴邪之物。”
    说白了,沈婧其实根本就是买了假货。不过,这个假货做得比较有良心,用料应该是按照南洋那边法师制造古曼童的配方来的,以至于最后引来了小厉鬼栖身。
    不过这小厉鬼也是有意思,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古曼童了,据说古曼童善妒心眼小,对父母的占有欲很强,小鬼盯上梁健还追到寝室去捣蛋,说不定就是看不惯沈婧对梁健太好了。
    刚刚那顿饭,沈婧至少给梁健夹了六次菜,冬生有留意小鬼的动静,每次沈婧给梁健夹菜,它的脸色就不大好看,然后嚎得格外厉害,还可怜巴巴的挤出几滴鳄鱼泪,活脱脱像个想要吸引大人注意的小屁孩儿。
    冬生这次还真的是猜到真相了。
    中午沈婧在梁健家里,不光亲自下厨给梁健烧了她最拿手的菜,吃饭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给梁健夹菜。小鬼当时就把梁健给讨厌上了,梁健体质特殊,本身就招鬼,沈婧走后,小鬼就偷偷留在梁健身边调皮捣蛋故意吓唬他。
    小鬼怎么也没想到,出师不利,遇到了冬生大魔王。它还没把梁健怎么着,人就追到家里来了,还把它的老底都给揭了。
    别看小鬼在笼子里嚎得欢,它一直竖着耳朵在听沈婧他们说话,心里暗暗担心着呢,它不怕冬生对它怎么样,就怕沈婧不要它了。
    沈婧犹豫再三以后,说:“冬生,你能不能施法把宝宝身上的怨气祛除了,让它成为真正的古曼童,我愿意一直养着它,为它积福报功德,助它早登极乐。”
    有些龙婆大师在制作古曼童的时候,就是先祛除了阴灵的怨气,再将其纳入金身法像之中,让其日日受佛法熏陶,再由好心人请回家中奉养,为它们攒足功德以后,古曼童可免受轮回之苦直接进入极乐世界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blwenku@yahoo.com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