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 生子  肉文  风弄  双性  柴鸡蛋

喵斯拉 作者:天堂放逐者(下)

字体:[ ]

 
第150章 附赠品
  葛霖走到房门外面,眼前就是通往一楼的狭窄木梯。
  他揉揉鼻子,血法师用的药,味道都很奇怪。
  之前水壶里冒出来的胡椒与烟熏味让他想起烤串,后来的草药更是像学校门口的一家螺蛳粉,价格亲民分量又很不错,喜欢的人趋之若鹜,不喜欢的人连那条街都不想踏入。
  也许这就是让人怀念的、故乡的味道。
  葛霖出神地想,然后又露出了失落的自嘲笑容。
  故乡……
  如果不是身在西莱大陆,可以把地球当做故乡,换了从前,葛霖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自己的故乡。不是福利院与读书时的学校所在地,不是他工作的那个小城市,也不是他亲生父母生活过的地方,更不是父亲现在那个家。
  可有时候,一些普通的东西也会让人产生“故乡”的怀念。
  福利院窗户后面的一棵泡桐树、巷子里一家连招牌都褪色了的小吃店、学校宿舍楼门口的野猫……那些属于轻松与愉快的记忆,都会承载这份怀念。
  安德烈还在门后的房间扯着嗓子哀嚎。
  这个俄国人很有音乐天赋,喊着喊着,居然无意识地产生了有规律的调子。虽然不太动听,也是一首振聋发聩的纤夫号子。
  葛霖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,没有脚步声。
  他猜这个是出来的人是伊罗卡,葛霖没有回头,深吸了口气,语气轻松地问:“血法师做医师时,都是这样?”
  身后的人把手掌放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  很暖,动作也很温柔,然而葛霖哭笑不得,他转过身说:“我不是嘉弗艾。”
  葛霖发现战神很喜欢摸自己的头发。
  “嗯,你不是。”伊罗卡想,如果是嘉弗艾,会把脑袋凑过来努力蹭两下,然后顺势赖到怀里。
  虽然伊罗卡很喜欢葛霖的头发,但是在他心里,对情人与宠物的幻想是不同的。
  伊罗卡特别喜欢看葛霖的背影,看葛霖沉思的模样,灵魂之火随着思绪不断变化。
  最后葛霖转过身时,脸上不会有沮丧,他带着笑容,完全看不出他刚才沉浸在灰暗孤独的情绪里。
  “嘉弗艾累了的时候,会想念我的怀抱。”伊罗卡深深地看着葛霖。
  葛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差点以为战神在秀猫。
  等到他想要继续说话,本能地思考刚才的话题时,耳廓忽然攀上了一丝红色。
  “我没有累,不,我是说……嘉弗艾不在这里。”
  葛霖努力维持镇定,心里忍不住想,他才不跟一只猫抢某人怀里的位置呢!那也太丢脸了!再说那是一只哥斯拉级别的猫,惹不起!
  “我的感觉告诉我,你在想念家乡。”伊罗卡不等葛霖开口,又补了一句,“地球虽然是嘉弗艾的故乡,但是它已经忘了。你知道在嘉弗艾心里,它的‘故乡’是什么地方?”
  “西格罗?”葛霖试探着回答。
  “不是,嘉弗艾把西格罗看成领地,非常爱惜,愿意守护它,但是西格罗不是嘉弗艾心里最依赖,在疲倦时想要回去的地方。”
  葛霖眼皮一跳,他预感到伊罗卡接下来要说什么了。
  “……它的家,它的故乡,就在我的怀抱里。”
  如果眼前站着的不是战神,葛霖可能要翻脸了,有猫了不起?
  “它生气的时候、伤心的时候……我只需要用手抱住它,很容易解决。”伊罗卡伸出手比划了一下,最后把手放在葛霖的肩上,低声说,“但是对你,我却不能。”
  碧蓝色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葛霖,微微俯头,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。
  “即使我这样做了,你也不会忘记让你情绪低落的事情,拥抱只是暂时的安慰,就像沙漠里的一杯水,可以救命,却不能让迷路的旅人脱离困境。”
  伊罗卡抬起手,慢慢抚摸葛霖的脸,然后用自己的额头贴住对方的额头。
  “……所以你能让我走进你的心,你的灵魂吗?我保证我是一个合格的向导,不管你在什么地方迷路,都能带你前往生机盎然的绿洲。”
  葛霖木然地站着,他怀疑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  灵魂就像跟身体分离了,他清醒着,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  他胸口发闷,快要溺死在那双碧蓝色的眼睛里。
  不,也许是沉溺在这个声音里,还有包围自己的熟悉气息。
  “每个人都是经历了过去,才变成今天的自己。风族人有句谚语,孤独的航海家一生总会遇到最想靠岸的那块陆地。”
  伊罗卡慢慢伸手抹去葛霖眼中滑下的一颗泪珠。
  这泪水完全是无意识地,是受到震动,忽然失控的情绪。
  “风族人穿过滔天的海浪,经历海上的一切磨难,却很少提到这些,因为人们只喜欢听到荣耀与辉煌,听显赫的功绩与了不起的事迹,不愿意听通往这条路有多么艰难。即使说出来,人们的反应也只有‘航海’就是这样,都是这样……这有什么奇怪的呢?人们说得那么轻易,慢慢地,航海家也觉得这没什么,他已经战胜了一切。只是忽然在有一天,在某片星空下,他躺在甲板上,被孤独吞没。这不是脆弱,也不是软弱无用,只是孤独。航海家喝完酒,睡上一觉,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他又把这些抛到了脑后。”
  伊罗卡停顿了一下,手臂搭着肩,将人揽进怀里。
  他们穿着厚实的斗篷,如果把衣服向两边撩开,很容易钻进另外一个人的衣服里。
  房间里安德烈的叫声已经停止了,塔夏摇摇头,打开门想要往外面张望,然后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。
  他慢慢地,轻手轻脚地把门重新关上。
  痛苦地继续承受房间里弥漫的诡异草药气味。
  有一只假眼睛的杰拉尔德,早就从塔夏手臂的空隙里看到了外面的情形。
  “他们感情不错?”
  血法师一边收拾药罐一边打趣地说。
  塔夏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  “我看他们之间还有点问题。”杰拉尔德以自己活了六十多年的阅历,非常肯定地说。
  “什么?”塔夏祭司好奇地问。
  “都很有想法,很有主意……我是说,太独立了。”血法师侃侃而谈,“如果一对情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指望对方帮自己解决,他们始终情深爱浓还好,一旦分开就觉得非常疲惫,怨恨对方的索取。同样的,要是一对情人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能自己忍受自己调整,不需要商量就可以配合解决问题,他们的感情永远都是不温不火。”
  “你好像很有经验。”塔夏祭司嗤笑。
  “你们战神殿的祭司结婚吗?”
  “……看情况。”
  “是基本都不会结婚吧!”血法师扯动嘴角,露出一个吓人的笑容,直接揭穿了塔夏。
  塔夏审视杰拉尔德。
  “大多数高阶强者都这样,魔法的世界浩瀚无垠,武技深奥神秘,炼金术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让人能够享受创造的感觉,仿佛神灵。人们一旦沉浸下去,就很难被别的事情吸引。当然了,权势与利益还是很有魅力的,善于打动人类的心。”杰拉尔德讽刺地评价道。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  “你们战神殿的人比较纯粹,没有权势与利益的困扰,能够吸引你们的人一定不多。毕竟他或者她,要比武技更有魅力。”
  塔夏默默地想,不,还得被灰狼接受。
  换成葛霖的话,需要通过魔影嘉弗艾的审核?
  塔夏努力回忆着这一路上的经历,赫然发现葛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拿下了嘉弗艾!真是太出色了,塔夏祭司佩服地想。
  “木板在七天之后拆下,这是药膏。”
  杰拉尔德看着表情谨慎又纠结的塔夏,嗤笑道,“这位祭司,请你放心,我的那种草药效果很好,数量不多。我不会浪费的,你们带来的病人只需要涂今天一次就行了。这里的药膏是后续缓解骨头生长带来的痛苦。”
  塔夏祭司尴尬地接过药瓶,耸肩说:“好吧,总共多少钱?”
  杰拉尔德思考了一阵,因为来找他诊治的都是小镇居民,他是不收钱的,小镇居民自发地给他送食物与日常用品,对于自家诊所里药膏与东西的价格,血法师确实没有概念。
  最后杰拉尔德报了一个数字,塔夏意外地觉得很便宜。
  ——如果没有这种药膏的味道,那就更好了。
  塔夏从斗篷里拿出一个钱袋交给血法师。
  “抱歉,多问一句,我们还需要一些饮水与食物,船用的保养魔法药水,赛西镇上能够买到吗?或者说,我去买,镇上的人愿意给我吗?”塔夏认真地说。
  吾神忙着谈恋爱,作为祭司,只能老老实实地办事。
  “你可以列个清单,我帮你看看。”血法师找出羊皮纸跟笔。
  石台上的安德烈已经在药效作用下睡着了。
  杰拉尔德快步走到木架后面,翻了一阵,从许多瓶子里面掏出一个木质的、半个手掌那么大的窄口宽肚药罐。
  “拿着,这个是送你们的。”
  血法师朝着门外使了个眼色。
  塔夏祭司:……
  “这药膏没有气味,遇热会立刻融化,至于效果……”杰拉尔德别有深意地说,“抱歉,我没有情人,不知道。”
  作者有话要说:  塔夏发动了“你是一个单身狗”的攻击
  血法师用“高阶强者精神世界丰富不怕狗粮”的防御罩接住了攻击。
  血法师使用道具,“情人必备的交流物品”。
  西莱电视台,西莱电视台,真是太吃惊了,作为T,塔夏选手居然被一个治疗打懵了。
  哦,团长跟DPS在摸鱼,没有参战。
 
 
第151章 见面礼
  葛霖恰好推门进来,听到了血法师的最后一句话。
  整个人都石化了。
  葛霖木然地看着伊罗卡走过去,主动接过了那个药罐,用神力查探了一下里面的魔法元素,然后拧开药罐的盖子,露出了里面淡绿色的药膏。
  药膏表面有一层油脂状的东西,灯光一照,特别明显。
  葛霖脑门都要冒烟了,塔夏祭司也是满脸的呆滞,杰拉尔德嘴角边挂着古怪的笑容,就在气氛陷入无言的尴尬之中,伊罗卡捏了捏药罐,抬头问:“这木头是哪儿来的?”
  “……”
  众人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  看到药膏,吾神你居然只想讨论药罐的材质?塔夏偷偷地看了葛霖一眼,发现后者还没有回过神,窘迫尴尬的眼神还没来得及掩饰,又多了疑惑与茫然。
  “小镇外面的森林?”伊罗卡继续问。
  杰拉尔德点点头,他很快想到了原因,好奇地问:“你需要这种木材,想要做修船的物资?可是一般船上不会用这种木头,它太轻了,不能承载过重的东西。”
  药罐是一种生长在水边的木头做的,材质特殊,能够保存油性与水性的东西。
  风族人最喜欢这种树木,因为它对风元素的共鸣很高,又不容易被海水腐蚀。
  “我的同伴需要。”
  伊罗卡把风族人的航海方法交给了老库萨,同时也希望老库萨能够仿造风族的船,从血法师的话里就能听出,这种木材已经从航海造船的选择里消失。在文明推进过程中,轻快的小船比不上运载量高的大船,没有高明的航海技巧,面对狂风骇浪,小船又容易倾覆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联系方式:Email:blwenku@yahoo.com
点击: